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祝福惠院 > 校友文苑

人生最忆是丰湖

日期:2016-09-23 阅读:

  离开母校惠阳师专,一晃就是三十四年了。三十四年的岁月,目睹了多少风云际会,见证了多少沧桑变化,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当年,我们这些风华正茂的莘莘学子,如今已是江湖岁晚,两鬓衰白。我们老了,母校也老了,即将步入七十华诞了。从惠阳耕读书院到惠阳师专,再到惠州学院,母校开枝散叶,桃李芬芳,培养了多少社会的英才,孕育了多少时代的翘楚。我们由此感到无上的荣光,感到无比的自豪!
  回首当年负笈惠州,蜗居茅棚,晨读丰湖,夕步翠堤,晚风拂脸,言笑晏晏;泛舟西湖,乐游孤山,花影婆娑,柳荫绰约 ,月夜抒怀,暗香浮动……此情此景,恍若眼前。在母校,留下了我们几许青涩的记忆;在丰湖,留下了我们一世难忘的情怀。

 

蜗居茅棚心也甜

 

  我们是被耽误的一代,我们也是幸运的一代。我们赶上了高考,我们赶上了改革开放,赶上了时代的末班车。
  1979年的这个秋天,注定是不平凡的。我们怀揣着那份比行囊还沉的录取通知书,满怀希冀地跨进了坐落在风景绮丽的西子湖畔的惠阳师专,开始编制自己五彩斑斓的梦。然而,当我们被告知自己的学习生活区竟然在校门外,当我们背着沉重的行囊走向那片荒芜的开阔地,当我们几十个男生挤在一个阴暗潮湿闷热的茅棚时,我们的心倏地从滚烫降到了冰点。
  我们的大学生活就从这里开始?我们的灿烂人生就从此地启航?
  我们感到了迷茫,如同走进一条悠长、悠长的雨巷,只是没能邂逅那位丁香一般的姑娘……
  我们的茅棚是临时搭建起来的,像个大杂院,住着两个中文班,一个数学班、化学班和英语班,近200号人。原来此处是个集会的地方,舞台上占据制高点的是男生天下的数学班和化学班以及男女生均势的英语班,两个中文班各居东西两翼,中间一个形似天井的地方,建了一个大水池,供我们洗澡浣衣之用。傍晚,我们就蹲在水池边沐浴,然后带着满身的水珠跑回宿舍更衣。夏天尚可,冬天要顶着凛冽的朔风洗冷水浴绝非易事。我们的教室在前,宿舍在后,宿舍住的是清一色的男生。几十个人挤在一起,上床下床相连,呓语鼾声相闻,汗臭袜臭相混,没有隔热,没有风扇,只有一堵寒冬透入瑟瑟冷风的竹篱笆墙。
  我们也有过怨艾,我们也有过牢骚,我们更有过失望,但是,这一切都在不久随风而逝,“生于忧患”的我们终究接受了这样的现实,愉快地投入到茅棚的怀抱里。
  早晨,书声琅琅隔壁来,晚间,笑语盈盈暗香去。在教室,我们和老师一起探讨学术问题,格物致知;在宿舍,我们有说不完的笑话,讲不尽的故事。外向、多话的潘海涛蜗居在最深处,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却不乏光明。每天晨起便一边揽镜梳妆,一边旁若无人地高声清唱。但唱来唱去还是那句“扮靓仔啊扮靓仔”,天天如此,日日如常。只上过小学的东莞佬王恺,普通话讲得令人喷饭。他总是在不经意间给大伙奉上一顿笑的盛宴,他把“袜子”说成是“妹子”,把“鞋子”说成是“孩子”(且“子”读成上声的“ji”),把“慢慢来”说成“旺旺来”,“我的袜子鞋子不见了”,从他口里出来变成了“我的妹子孩子不见了”。当然,笑话的主角远不止王恺一个,东莞的,客家的,轮番上演,笑料百出,场场都是现场直播,精彩程度绝不逊色于马季的相声晚会。每晚,从茅棚里飞出的欢笑声,不绝如缕;每晚,我们都是枕着笑声酣然入梦……
  “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想当年,我们还真有点颜回的风骨。
  苦,确实是苦,但欢乐把这些苦通通带走了。
  我们的乐观,也许还源自一个老人。苏东坡屡屡被贬,一生命途多舛,最后流放到天涯海角的海南儋州,依然不改其达观的性格,那篇《东坡食汤饼》就是一个明证,多么豁达的一个老人。苏子谪居惠州三年,花甲之年痛失爱妾王朝云,生活的重重打击并没有击溃这位坚强的老人。在苏子生活过的土地上,我们漫步苏堤,参谒朝云墓,神交古之人,苏子的乐观精神也潜移默化地传递到我们身上了。
  艰难岁月,铸造了我们坚忍不拔的意志和乐观向上的精神,令我们受用终生。
  我们应该感谢我们的母校!

 

“半拉子工程”和“师专馒头”

  师专的岁月是相当艰苦的,艰苦也不啻于住,吃的同样是苦。
  我们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师专的馒头,那些发酵不良的,硬过石头的馒头,终其一生也还记得。
  每天早上,我们几乎重复“享用”的早餐就是一盆清水般的白粥配三个硬邦邦的黑馒头,但是,我们依然啃得津津有味。我们偶尔会因此皱皱眉头,偶尔会苦中作乐,因此开上几个玩笑,以此自娱。还记得体育委员叶洪辉和两个同学打赌,一口气吃下了三份馒头,令观者咋舌,也令两个同学的肚子抗议了一个上午,好生后悔。我们实在是饿,往往不到开饭时间早已饥肠辘辘,心驰食堂。食堂没有座位,我们就站在露天吃,头顶蓝天,脚踏碧波。当年的水上图书馆选址食堂东侧,落成之后丹窗朱户、飞檐叠瓦翼然于秀丽的丰湖之上,清风送爽,碧波荡漾,一定是美不胜收。可惜,只是打了个基础就冬眠了,留下一个“半拉子”工程,不免让人望楼兴叹。不过,还是能物尽其用,这个半拉子工程倒成了我们用餐的好去处。夏日的傍晚,端一盆米饭,伫立丰湖之畔,凉风习习,一天学习的疲惫,一天生活的烦恼随风而去。冬日的早晨,啃着馒头,喝着白粥,迎着一轮冉冉升起的朝阳,我们可以油然地感受到生命的美好,前程的无限广阔。
  当然,在充满憧憬的年代,我们也都在做着一个个的金色的梦。
  第一个梦当然是吃的梦,民以食为天嘛。街上那些诱人的面包催生了我们的梦想,多么期待有一天能够告别那些硬馒头,吃上香甜松软的烤面包。我们一直翘首以待,等待着……直到大二,当我们获悉学校食堂购买了那套设备,个个奔走相告;当我们第一次吃上自己生产的香面包,人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幸福。
  幸福,在那时竟是如此简单。今天,在今天物质富足的年轻人看来,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他们根本理解不了物质匮乏所带来的渴求是如此的强烈。
  第二个梦当然就是图书馆快点落成,让我们能赶在毕业之前,好好享受一下在水面上读书的乐趣。我们总是在梦中描绘那未来的图景:坐在宽敞明亮的阅览室里,一边默诵唐宋佳句,一边眺揽窗外的风景,那是何等的写意。而且,“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身边,有那么多的“美眉”陪伴左右;窗外,有那么绮丽的风景可以养眼,实在是幸甚至哉!室内,书香飘溢,驾一叶扁舟自由地遨游于知识的海洋;室外,湖水泛着银光,近处的湖心亭,远处的翠堤,如画一般尽收眼底。若是仲夏之夜,新月初上,挂于柳梢之巅,明月清风,荡涤我心,可以明心见性,更是无限惬意,诗意盎然。
  一颗年轻的心插上了翅膀,在无际的天空中翱翔……
  惜乎,由于种种原因,我们苦心编织的这个斑斓的梦一直没能圆上。在这个多梦的季节,我们带着丝丝的遗憾和惆怅,告别了丰湖,告别了师专。梦虽然没有圆,但有梦总比没有梦要好上百倍。毕竟,它给我们留下了人生的一个回忆,让我们可以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地去钩沉这一段往事。往事数十年,至今依然如昨。当年的遗憾早已烟消云散,留下的是经久难忘的美好。

 

那一夜,我们曾为国足狂欢

 

  我们这一代人,从贫困中走来,积贫积弱的中国,令我们感触良深。我们有幸地赶上改革开放,国门敞开之时,才睁开惺忪的睡眼打量这个陌生的世界,天哪!原来祖国落后于西方几乎一个世纪了。
  经济需要发展,体育也需要腾飞,体育代表着一个民族的精神,而足球更在这种精神之上。那时,我国还被拒之于奥运大家庭之外,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让足球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位卑未敢忘国忧,我们虽然是一群普通的大学生,却异常关注足球。
  1981年10月18日,这个日子将载入母校的史册。那个不寻常的夜晚,苏永舜率领中国足球队,在世界杯亚洲预选赛中以3:0战胜了科威特队。那场球赢得非常漂亮,非常的振奋人心。那个夜晚,惠阳师专的整个校园都沸腾起来了。当得知中国队大获全胜,同学们纷纷从宿舍里涌出来,随手拿起身边的脸盆、铁桶、搪瓷饭盆,疯一般地敲打起来,甚至有的同学“砰”砸破了热水瓶,有的同学燃起了鞭炮。顿时,校园变成一个欢乐的海洋。我们忘形地拥抱着,奔跑着,跳跃着,从楼上楼下汇集到篮球场上。激动的人群张贴起标语,喊起了口号,唱起了歌,敲起了锣鼓。寂静的夜晚,因为一场球的胜利而变得喧腾不已;一个个文质彬彬的学子,因为国足惊世骇俗的表现而变得亢奋疯狂。那个夜晚,口号声、欢呼声、呐喊声此起彼伏,歌声、盆桶奏出的交响乐声响彻校园。
  小小的篮球场,已经盛不下年轻学子的澎湃激情,黑暗中,数学班的领军人物提议上街游行,旋即得到了响应。于是在夜色中,一支洪流如决堤般奔腾而出,奔出了校园,走上了湖堤,涌上了大街。他们拉着“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横幅,一路上击掌、喊口号,一路上买鞭炮,随地燃放,一路上敲锣打鼓,唱着雄壮的国歌。队伍经过地委、行署、检察院、公安局,游遍了大半个惠州城。途径邮电局门前,队伍停了下来,中文2班的班长在众人的簇拥下,登上高处慷慨激昂地宣读了给国家体委的贺电,贺电得到一致通过。游行在此达到了高潮,队伍欢声雷动,一浪高于一浪,激情汹涌的气浪几乎把那座小小的邮电大楼掀翻。路人不知世界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市民不知突然从何处冒出这么一支队伍,浩浩荡荡如同大军入城。媒体跟踪采访,电台、电视台随后报道,古老的惠州城为之震撼。
  时隔三十四年了,那一夜的情景历历如绘。
  时隔三十四年了,要是今天有人问我,你们当时是不是很幼稚?我会毫不掩饰地告诉他:是的,是很幼稚。但我们就是喜欢这样的幼稚。这幼稚正表明,我们曾经那么年轻,曾经那么血气方刚,曾经那么激情满怀。知识分子素有家国情怀,忧国忧民,一片丹心图报国。也许,那一夜我们真的没有想得那么多,也没有那么高的境界,就因为一场球的胜利,让我们扬眉吐气,让我们憋屈已久的心得到了释放。所以,我们狂欢,我们恣意地用一种疯狂的方式来庆祝我们民族的胜利。
  趟过时间的河流,我们依然记得有这么一个夜晚,有这么一群年轻的学子,在惠阳师专的校园,在有着光荣历史的惠州城,演绎了这样一个寻常而又不寻常的故事。
  在相隔了三十四年的今天,尽管国足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始终走不出亚洲;尽管国足一次次地倒在世界杯外围赛,我们依然相信,有一天,中国足球健儿终究会走向世界。
  母校,这就是你留给我们的记忆,这就是你留给我们的信念。
  信念,永远不会改变!

原七九中文1班  王国燊    2016/7/12